英国伦敦:超市现抢购潮
来源:英国伦敦:超市现抢购潮发稿时间:2020-04-03 13:01:07
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撤销母亲监护人资格,居委会成为监护人

外公无力独自抚养,小宝一岁半仍不会走路

目前仍在院治疗1733例,其中:重症427例、危重症174例,均在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。现有疑似病例数为0,当日新增数为0,当日排除0人,集中隔离人数为0。累计追踪密切接触者277963人,尚在接受医学观察1250人。

居委会认为,郑某自小宝出生后,即未尽到作为监护人的义务,将小宝遗弃在居委会,不闻不问,实际上已放弃了对小宝的监护权,因此申请撤销其监护资格,并自愿要求代为履行郑某的监护职责。

【#丹麦新冠肺炎确诊超3000例#】根据丹麦国家血清研究所4月1日公布的数据,截至当天17时,丹麦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107例,死亡病例104例。

2015年,郑某终于露面,但出现的原因却是因反复吸毒而被社区戒毒。此后,在社区戒毒期间,郑某又再次吸毒,后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。

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,有抚养、教育和保护未成年子女的义务,保障其健康成长。郑某作为被监护人小宝的母亲,在小宝出生后不久就经常去向不明,不履行监护职责,拒绝抚养,也不提供被监护人所必需的生活保障,严重侵害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,其间郑某还存在反复吸毒、被强制戒毒两年的情形。故对于居委会要求撤销郑某监护人资格的申请法院予以支持。

在众多热心人士的悉心照护下,小宝和其他小朋友一样健康成长。但随着一天天长大,小宝已到了上学的年龄,监护人缺位的问题迫切需要得到解决。

郑某生下女儿小宝(化名)后便长期离家在外,拒绝承担抚养义务,其间还因反复吸毒被强制戒毒。多年来,居委会志愿者轮流照顾着小宝的日常生活起居。不久前,在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检察院的介入下,居委会向法院申请变更小宝的监护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