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与刘欣跨洋辩论的美国女主播 因疫情言论被解约


小陈无奈地表示:“现在对国内的家人只能是连蒙带唬了,因为他们确实很担心,也只能告诉他们,放心,没事儿。”

Wendy居住在纽约皇后区,工作通勤一般都是乘坐地铁。

3月15日,学校宣布停课,校区关闭,学生开始上网课。知道哈佛大学此前已经关闭了校区和宿舍,Ella说:“直到这时,有些慌了”。她萌生了回国的念头,“我担心最后无处可去。”

“家里药物只有泰诺,之前一瓶还有剩。外面药店的常规药物都被抢光了,短期内可能一直没货。”Wendy无奈地说道。

Wendy说,家人已经寄了一些药品过来,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,但不清楚会不会被海关没收。她也咨询了国内的医生朋友,他们说她的症状属于轻症,年轻人可以选择在家隔离治疗。国内医生建议她拍个CT做个血检,但是无奈,她无法联系上自己的医生。“接下来还是自我观察,我也不属于重症,现在做不了检测。”

小陈,沈阳人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在读博士,5月份面临重要的毕业答辩。

小陈说,关于是否回国,他和几个朋友之间认真商量过。因为5月份面临毕业,毕业以后还得在美国做一阵子研究,担心现在回国之后,会因为签证和航班的问题,阻碍之后的学习和研究。

据《纽约时报》3月26日报道,美国司法部指控马杜罗和该国14名现任及前任军政界高官试图让可卡因在美国泛滥,并为此与“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”(哥武)勾结多年。

纽约刚开始有疫情的时候,Wendy很担心,因为她每天上下班都要挤地铁。“我曾经告诉过我的同事和领导,现在纽约的疫情发展就和早期的武汉一样。”但是Wendy的同事都不以为然,他们都觉得这也就是个强流感,慢慢地都会好起来的。“他们很自信,觉得纽约的医疗系统比武汉好,但现在的情况就是要比武汉严重得多。”

约翰逊新冠病毒检测阳性消息释出后,外界纷纷表示慰问。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发表推文,祝约翰逊尽快恢复健康,并称他的领导对拯救生命、战胜新冠肺炎疫情至关重要。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、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以及一众英国议员也纷纷送上关心。《每日邮报》称,尽管约翰逊在确诊前与政府官员面对面举行了大量会议,但唐宁街10号仍然坚称,如果没有症状,大臣和政府官员无需戴口罩。